面对美股的大幅、持续上涨,市场开始担心泡沫正在泛起?由流动性堆起来的上涨,是否会面临破灭?但是日前,橡树资本创始人兼联席董事长霍华德马克斯在接受CNBC“closing bell”的采访时表示,“没有人能判断我们是不是处在即将破裂的泡沫中。”他说,但还是要谨慎一些,“我们现在是满仓状态,没有筹集资金,也没有相关计划。”

提问:我们先来说说,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3月份的低点以后市场出现如此剧烈的反弹?

霍华德:我想是因为人们相信美联储的发言。有句话说得好,你无法对抗美联储。大多数人都认为美联储希望市场上扬,并且他们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。他们做了很多对经济有利的事情,也向系统投放了很多流动性;他们还大力购买证券,这些都有提振市场的作用。对了,他们还表示会继续这样做。

霍华德:我理解。但问题在于,他们现在提振了市场,但他们能永远这样做吗?如果美联储让市场达到了一个若非他们持续买入就不会存在的水平,那这是否意味着市场需要永远依赖美联储的买入?如果他们停止干预,会发生什么?他们何时停止干预?这种干预能否持续下去?在我和其他一些人看来,市场目前的步伐有些超前,我认为,他们是在为2022年的收益而进行交易,而我们还是在等待。

霍华德:他们可以一直这么做,但他们真的会这么做吗?在理论上,美联储可以一直做他们想做的事情,但他们会永远每年花费数万亿美元来支持市场吗?这不是美联储的角色,支持市场不是它的职责。而且他们迟早会想从这种情况中脱身,让市场自己运行。此外,人们现在以高价购入证券,仅仅是因为美联储也在买入,并不是因为他们看好这些公司,或者是认为有很高的投资价值,这不正常。

提问:听起来您很谨慎,您说目前的风险对投资者不利。围绕这个问题,请问您现在是如何定位投资的?

霍华德:首先,对于信贷投资和股票投资而言,尽管许多规则在两个领域都一样,但重要性并不相同。我们保持着谨慎的投资组合,在我们能够投资的地方,也就是大部分的地方。关键问题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,那就是选择激进还是防守?以现在的市场来看,结合基本前瞻,我们会把注意力放在防御性投资上,而非激进型投资。

提问:过去几周出现很多争论,关于我们究竟在防守型行业中寻求避风港,还是因为处在一个即将内爆的泡沫中而大幅筹集资金?

霍华德:没有人能说我们已经处在一个即将内爆的泡沫中。很多人说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,也有很多人希望这是假的。我们现在是满仓状态,没有筹集资金,也没有相关计划。目前的情势只说明我们在买入的确定性上、公司的安全性上以及债务优先级上有很高的门槛。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是,在期望市场反弹的同时,我们是否在投资质量和优先级上有所下降?我想现在应该采取谨慎的态度,坚持防御、坚守质量和安全边际,而不是一味激进。大概在三个月前,三月中旬左右,有一个很好的进取时机,因为大家都在低价抛售,所以我们应当把握那个时候。但目前由于美联储人为抬高的价格,很多人都在积极买入,这时就该保持谨慎了。

提问:听起来您和我们昨天采访的Steve并不在同一个阵营,他认为会有一个V形复苏,不仅仅是依靠美联储的刺激政策。现在的确有一些乐观的看法,认为由于医疗创新,潜在的疫苗开发,以及被抑制的需求,经济可能会恢复强劲,并且这个过程可能会很快。您怎么看呢?

霍华德:我想在上你们的节目时我不该抓着别的报纸,但是我们得看看它怎么说。它说,我们需要相当长的时候才能走完这个V形的过程,先会出现下跌,然后回到2019年的水平。人们常常说到V形复苏,那它到底是什么意思?意味着我们有一个V形的经济走向,第二季度会面临崩溃,然后第三季度会回暖,第四季度的状态又会更好。但关键问题在于,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2019年的盈利和GDP水平?以及我们本来应该在今年达到的目标?在我看来,也许要到2021年我们才会回到2019年的水平,然后在2022年达到原本对今年的预期。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很有活力的V字,当然这是对我来说。我倾向于它的走向更像一个对号的形状,急剧下降,而后逐渐爬升。

提问:您曾说过您全力投资信贷,那么您对出现破产潮的可能性持什么立场?您认为美联储的人为干预是否已经阻止了这个可能?

霍华德:我们已经有一波破产潮了。在我们接触的投资级以下的市场,大约出现了30-40次左右的破产,总债务达到了700亿美元。这是从四月初开始的数据,目前六月还没结束,只能勉强算是三个月的时间。如果我没记错,这也是历史上第二高的年度债务总额。在过去的12个月里,我们也产生了920亿美元的违约金。所以,美联储才开始干预。他们一刀切地支持经济,包括拯救商业模式不好的公司。

提问:您预计这种令人紧张的状况会向哪个方向发展?我们应该关注哪些类型的公司或行业?

霍华德:大家其实都知道陷入麻烦的是哪些行业,就是那些业务被疫情损害或其根本问题被疫情激化的行业。业务被疫情严重打击的行业包括赌场、酒店、航空公司,或是其他与旅行有关,以及让人们聚集活动的领域。被现有问题催化的行业,如零售业。出于疫情,人们更加依赖于在家网购的习惯,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,凡是高杠杆的公司,以及业务放缓的公司,都有违约的风险。

(本文为记者李健编译,文中观点仅代表嘉宾个人观点,不代表《红周刊》立场。)